这个人很懒。

关于

夜莺与玫瑰。

这是关于我的故事。

第一页。
玫瑰的幼芽刚刚苏醒,夜莺自窝里小心翼翼探出头来,等候母亲觅食回返。
而我,要枕着春光小歇片刻。
我的披风被途经的荆棘划得破烂,鞋边沾着泥巴。帽子兜满灰尘,眼底却盛着星光。
我怀揣着满腹诗歌,我是个落魄的吟游诗人。

她呢?一位误入其中的读者。
她坐在柔软的床上翻开了书,心无旁骛的像位虔诚的祷告者。
"你会是什么样的?"
我远远抱臂观察这个不具威胁的生物,心头好奇蠢蠢欲动,如同初次看日出般战栗不已。
我决定观察她。

第十页。
她真是位善于寻宝的探索者,她发现了我的旧日礼扎。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我已经不记得了。
她轻抚泛黄的书页,轻声念了出来。低语顺着微风漾开涟...

[叶黄]望南山

前文请朝前翻。

旧年的脚步逐步加快,新年即将伊始。
各地战火依旧未平,外国列强境外虎视眈眈,国内内战不断。
所幸各地所属大多联手一致对外,战争也隐隐透出了结束的曙光。

而嘉世的接连几战却远不比他队来的光彩,叫人难以不同其初露锋芒时的强势作比,军队的领导者叶修也一同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对此其他军阀大头大多缄默其口不予评论。

十二月二十四日,小雪。

G城温度刚刚降下,却也仅是叫黄少天在外多披了件披风。
他骑着匹毛色锃亮的良驹雄赳赳的穿越街道,行走间带起一阵微风,登是威风凛凛。
一场战事刚过,喻文州稳压后阵,而黄少天一如把利刃切入敌人阵中,杀得敌人再无战意,出战的几队已然溃不成军。
如此佳绩,黄少天不免...

狐狸与玫瑰

遥远的国度,百花王朝曾胜极一时。

百花国的小王子张佳乐,因为好奇国度外的风景而选择离家出走。

他在百花外看到了许多不同寻常的风景。

蓝雨临着海,海浪翻卷间能窥见太阳折射在水中的温暖光芒。

张佳乐在这里结识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他觉得这个术士脸上的笑意有些深不可测,这个剑客的话实在多了一点。

他觉得蓝雨很有趣,但他依旧喜欢百花。百花没有海,只有波澜如海的花丛。

于是他继续前行,抵达了微草。

微草有座花园,里面生长着奇奇怪怪的植物,模样与百花中绚烂的花朵完全不同,倒像是魔术师手中变出的奇迹。

张佳乐在这里结识了王杰希和高英杰,魔术师给他表演了魔术,张佳乐决定回去以后也要在百花招一个魔术...

[叶黄]望南山


四月一日,阴。

窗外几株桃花含苞,半掩的瑰丽颜色把阴沉的天色也挤下去几分。空气里散着电报上淡淡的油墨味,叶修靠窗而立,目光遥遥而去。

喧嚣透过门传来,中间掺杂着个鲜明的熟悉声音,叶修侧耳听了听,嘴角带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叶修你这儿的兵能不能行啊!看见我的军衔都不放进来,你什么时候弱到要这么严封保护了啊?“

喧嚣未落门倒是先被大力推开了,裹着深色军服的人影匆匆冲进来眼看着就要往桌上蹦,这吵劲可真是一点没变啊!
叶修心里暗暗想着意思上前拦了拦以免自己的桌子惨遭毒手。

“哎我说,喝口水,安静会。“
没等眼前人开口说话,他率先抓了杯子往人手里一塞,叹口气接着开口。

“我知道你干嘛来了,大...

无名

深海亡城流淌以蓝色光河。


[01]


妖物聚集的森林里常年被薄雾笼罩,树木遮天蔽日。

一队冒险者簇拥着向森林深处逼近,耳畔尽是风卷过树叶的响动,掩盖着丛林里蠢蠢欲动的垂涎。

"停下,这里不能往前走了,法师收拢,准备攻击。"

人群前端的剑客沉声指挥道,耳边轻微的动静一滞,他偏头听了半晌突而纵身跃起起手推剑,如同御剑一般震起周身烟尘显露出已蔓至众人脚下的藤蔓。剑客随即起身挥剑横出一道剑光,配合身边人一同斩劈掉周身的藤蔓。

各色攻击纷纷招呼在了这片土地上,很快便又清理出一条干净道路,蓝河抬眼看了看已经泛黑的天色,决定停下前进的动作就地扎营先休息。

系舟从队伍里走到他身边和他一块收...

1/2

© 南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