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懒。

关于

[叶喻]魔王与术士的约定

西幻。

[1]

喻文州最近总会重复做一个梦,梦里掺杂着纯粹的黑与红,却只让人感觉到温柔。

似乎有人在他耳畔模糊而低沉的发出一声轻笑,带着潮汐卷过般的熟悉感。

醒来的时候他看见窗外那座灯塔散发出的橙色光芒,就像能驱走这些梦境所带来的不安。

喻文州想起以前的那个老术士给他教授过的那些咒语,繁复的简单的,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唯有一个,他还记得老术士说起来的时候,那张不修边幅的脸上浮起的笑意,全充满了幸福的意味。

他说,这个咒语不分种族,不分语言,但却也最难施展。

剩下的记忆想被隔壁大陆上的魔法师王杰希施展过的魔法斗篷笼罩了一样,隐隐约约却难以窥见。

明明是他的生日,却得不到个良好的睡眠。

喻文州叹了口起身,拿过一旁搭在椅子背上的斗篷转身走出了这间暂居的小屋。

暮色下的海水透着黑,翻涌之间海浪与礁石相互抵撞,拥有一股至死方休的意味。

喻文州拢好身上披的斗篷,修长的手指绕过前段熟练的系上个结,鼻息间带出的白色气流缓缓扑散开与周围的薄雾融为一线。

尚未从睡眠中脱离出来的思维让他有些微怔,随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条小径上似乎发生了某些悄无声息的改变。

他眯起眼睛后退了一步,反手摸上别在腰间的灭神。这片大陆本就不算安定,只是能在这个时候出来的家伙,应该不弱吧?

海潮声依旧接连不断,除此之外只剩下风丝掠过的低鸣。喻文州有些困惑,他能感受到这片土域附近某个强大的存在,但却并未感觉到对方的杀意。

一切模糊的与记忆吻合,尘封的气息扑面,像是烟草萦绕的呼吸,仿佛故人来。

年轻的术士收起咒杖转身,眼底倒影着海面上那座经久不息的灯塔,橘色的光影在他眼底浮沉,带着点喜悦的情绪。

他终于找回了记忆里缺失的一块,所有被封锁的东西都在他踏入这个领域时被释放。

喻文州唇角带笑,语气缱绻又像是叹息。

“叶修。”

他低低的喊了一声,连带着失而复得的复杂心事。

[2]

I forgot you .

[3]

喻文州最早听见叶修这个名字的时候还很小,就记得喜欢他的长辈偶尔提到时脸上一闪而过的畏惧。

当时小小的喻文州体会不到人们在面对强势的存在时本能的威胁和妒忌,这本就是属于人类的原罪,也怪不得他们。他只是想起喜欢找他玩的黄少天,没人跟他说话时候有点寂寞的表情。

如果所有人都怕他的话,这个人会很寂寞吧?

他想了想踮脚搭着窗户台子,远远的去看人们所描述的地方,魔王的宫殿。

边境的地方一道红芒一闪而过,风里承载着那些不知名的思绪。

[4]

喻文州真正见到叶修的时候是他八岁生日,误打误撞间踏入了这片森林。

那座宫殿隐藏在森林深处,喻文州却循着小路轻轻松松的找到了。后来他想起来这件事去问叶修的时候,得到了叶修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相遇如果算是一个意外,那必然是蓄谋已久的了,不过这些,恐怕只有当事人才明白。

荒芜的宫殿静静的倚靠着山脚,颓壁上满是尽力攀爬的藤蔓和青苔。殿前矗立着的雕塑被青苔覆盖的面目不清,这片土域的时间被定格成凝固的形态。

面目尚且年轻的魔王懒散的斜靠着王位,身上搭着赤色的披风,目光越过大堂与喻文州遥遥相接。

他俯首含着手中雕花烟枪慢悠悠吐出一个烟圈,笑笑开口。

“我叫叶修,你要记住了,文州。”

喻文州眨眨眼,年幼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毫无惧意的步步靠近琥珀王座,在能够与王座平视的地方才停下步子。

叶修看向他的目光很温柔,与缠绕着那座王座的锁链所带给他的感觉截然不同,仿佛真正罪恶的是这道金色锁链。

叶修注意到他的眼神后了然的放下烟枪,在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前凑近他额头落下一吻。

喻文州正仰首看着他,差了大半个个头的身高让他想要触及到叶修的目光多了点难度,冷不防被叶修吻在额头,还对皮肤上滞留的温度有点发愣。

叶修带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味道随着这一吻留在了他身上,就像个宿命里彼此缠绕的诅咒烙印。

“既然相遇了,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哟。”

喻文州仔细想了想,认认真真的冲他摇摇头,带着稚嫩嗓音开口。

“能约定再见面吗,叶修。”

“我们还会再次见面,在约定之期。”

叶修收回手摩挲着烟枪的雕花表面,悬在半空的锁链伶仃作响,懒散的眼里却藏着属于王者的骄傲。

“我在未来等你。”

[5]

知更鸟唱着歌,留下隐没在森林里的荒芜之宫。

“旧王亡矣,新王永存。”

魔王静静站在孤单的王座旁,时光从未在他身上留下剥夺的痕迹。

他的目光落在海上那座唯一明亮的灯塔上,隐在黑暗里的脸色晦明不清,眼底却亮着光。

[6]

喻文州紧紧盯着小径边不远的树林里,隐约几声鸟啼打破寂静,带着熟悉的尾音。

黑暗褪去,披着长长披风的魔王从阴影中走出来,以自由的手臂缓慢而坚定的拥抱了他。

叶修说,“我来赴约了。”

他依然带着当年遇见时候的懒散笑意,像刚刚从喻文州的记忆里苏醒过来。

喻文州回了个狡黠的笑意,彼此心照不宣。

额头的位置隐隐发烫,和着黑与红的披风纠缠不休。

叶修凑前在他额首的位置轻吻,声音在风声里清晰可闻。

“生日快乐啊,文州。”

[7]

他想起了那段咒语。

血火同源,以生为媒。

Fin .

评论(3)
热度(39)

© 南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