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懒。

关于

无名

深海亡城流淌以蓝色光河。


[01]


妖物聚集的森林里常年被薄雾笼罩,树木遮天蔽日。

一队冒险者簇拥着向森林深处逼近,耳畔尽是风卷过树叶的响动,掩盖着丛林里蠢蠢欲动的垂涎。

"停下,这里不能往前走了,法师收拢,准备攻击。"

人群前端的剑客沉声指挥道,耳边轻微的动静一滞,他偏头听了半晌突而纵身跃起起手推剑,如同御剑一般震起周身烟尘显露出已蔓至众人脚下的藤蔓。剑客随即起身挥剑横出一道剑光,配合身边人一同斩劈掉周身的藤蔓。

各色攻击纷纷招呼在了这片土地上,很快便又清理出一条干净道路,蓝河抬眼看了看已经泛黑的天色,决定停下前进的动作就地扎营先休息。

系舟从队伍里走到他身边和他一块收拾着东西,开口感慨道:“开荒也不容易啊!”

蓝河笑了笑本想去接话,却突然感到一束带着打量意味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他探下手按住剑鞘警惕的环视四周,却只看到一片葱葱郁郁的树林。系舟在他身边诧异的问着"怎么了?"蓝河摇摇头终于松手放开剑鞘,以为是最近自己操的心太多以致出现了错觉。

风丝卷过他们的营地,带着水雾的潮湿气息和远方被扬灭在空中的低沉笑意。


[02]


这片大陆上存留着三处上古遗迹。

红龙的巢穴,北方极寒之地,深海里的亡城。

据说每一处都存留着无与伦比的宝藏,故而被引为冒险者一生的目标。

never give up .


[03]


海上的风暴犹如挣破牢笼的野兽,带着滔天的怒意肆意在海上肆虐。

蓝河站在船舷随风浪一同摇晃,只觉得一阵晕眩。

薄雾自远处袭来,将船身隐没在浓重的白色雾气里。远处隐隐传来塞壬低声吟唱的催曲,在空中飘荡着直逼而来。

“果然探险时候会发生什么永远无法预料啊。”

蓝河苦笑,终于抵挡不住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迫,干脆的头一偏失去了意识。

在他视线所未及的地方海浪悄悄一转,将正要撞上礁石的船体推向一旁,而远处塞壬逐渐高亢的歌声截然而止。


[04]


海底的君王似笑非笑一挑唇角,抬手对着海面做了一个噤声动作。

嘘。


[05]


粼粼的波光在他眼前漾开,倒映在蓝河眼底,汇成一片惊心动魄的蓝。

蓝河还有几分茫然,晃着晕沉的脑袋站起身,反复思考着昏过去发生的事情,一抬眼才惊异的发现自己正置身水中。

透明的光幕覆在他周身缓缓波动,阻挡了外面平静的海流。他身边环绕着蓝色荧光的鱼群,星星点点宛若一片光群。

蓝河诧异的抬了抬手,就见一条体积稍大的荧光鱼凑上前来亲吻他指尖,随即鱼群开道,呈现螺旋状在他面前翻涌而出,聚集成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隧道。

蓝河犹豫半晌终于抬出步子循着隧道往前走,边走边想,难道这就是海底亡城的隐藏BOSS?不过自己现在身边连个牧师都没有…就靠一把剑斩妖除魔吗?喊救命还来不来得及。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隧道的末端,蓝河收回胡乱的思绪,本着怎么也是一死的豪爽气魄毅然踏出了步子。

他看着眼前的景象,眸子因吃惊而微微收缩,竟一时停在原地缓不过神。


[06]


这是栋驻立在海底深处的城市,亚特兰蒂斯,死去的海底之城。

这座城市还维持着它死去前的模样,无数繁复的花纹被镌刻在建筑表面,残缺的废骸沉没在底层的泥土里,如同它表面遗失在历史中的文化。

亡城沉默的驻立着,巍峨而又孤独。

无数闪烁着蓝色荧光的鱼群层层次次笼罩在沉睡的城市外,游动间带起波澜的水流,犹如一条蓝色的光河。

光河生生不息,从不停止。

Amazing Grace .


[07]


无声无息注视着你。


[08]


蓝河摸索着走进城市里,无数探索者的遗骨散落在通往城市中央的道路上,白骨被泥土覆盖残留下森白的一角。他犹豫了一下,却再度感受到同踏入森林时一样的目光,带着难言的温柔和隐约的鼓励意味。

蓝河一咬牙,抽出剑挡在身前做出格挡姿势慢慢前进。

亡城的宫殿呈现与海底格格不入的红色,形成一片冰火相交般的奇特景象。

海底的君王斜倚靠在大厅的王座上,撑着头仿佛陷入沉眠。蓝河小心翼翼凑过去仔细打量,觉得这张人畜无害的脸怎么看也不具有攻击力。

他正准备转身找找其他地方,就见他眼皮子底下的君王懒洋洋抬眼一瞥,直接和他来了个对视。

蓝河忙退开一步横起长剑,就见剑刃上寒光闪烁,他身后的披风混着发丝微微后扬,好一派潇洒的剑客风范。

“我叫叶修。”

君王慢悠悠抬手冲他挥了挥算作打招呼,依旧维持着斜坐姿势面上严肃道,“来的这么慢,可不行啊!”

蓝河:“……。”

他正想反驳,又一想自己这一路走来似乎因为警惕确实浪费了不少时间,不由把反驳又生生咽了回去。

“不是说底下有宝藏的吗?”“是啊,我你要不要?”

蓝河一怔,随即气极。感情这底下什么都没有啊!那自己下来干什么?

他也不怕被攻击了,把剑插回剑鞘转身就走。还没走几步就听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跟了过来,回头一看叶修提溜着把伞跟在他身后晃悠。

蓝河怒道:“还要干嘛!”

叶修一笑,开口回道:“跟着你上去看看风景。”

蓝河这下真是没话了,只好拖着个下海一趟还附赠的君王跑上岸去找被海浪卷到四遍的队员,好在集齐人数后发现人员基本没有发生伤亡。

叶修倒是也不挑剔,跟在他身后忙来忙去的。

蓝河叹了口气心软下来,想着一块就一块吧看这家伙好像也挺好养活的,转念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回过头以审视目光看着叶修质问道,“森林里面看我的就是你吧?”

叶修闻言一撑伞,仰着脖子看天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蓝河接着问,“海上的浪也是你弄出来的吧?”

叶修赶紧自我澄清,“这个真的没有,可不要想太多了啊!”

蓝河不太想说话。


[09]


夜幕降临,蓝河抱着剑在树边守夜,不觉偏头迷迷糊糊先睡了过去。叶修坐在他旁边用余光瞅见这人不断往边偏的身子,忙配合的凑过去把肩膀给枕着。

黯淡的篝火映在他眼底如同跳跃的星河,火光将他侧脸轮廓渡上一道暖色的光层。叶修垂眸盯着蓝河安安静静的睡脸看了半晌不由偏唇笑了笑,凑头在人额角小心落下一吻,低声轻道。

“余生请多指教。”


[10]


蓝河眯了眯眼侧眸看向身边的人,叶修到底还不适应上面的环境,疲乏的阖着眼浅眠,他手里端着的烟枪已经散了火,袅袅飘起几缕薄烟。

他的唇角不可抑制的上翘几分,微不可闻的回复被隐藏在唇边。

他说,“请多指教。”


_ FIN


蓝色光河,蓝河。

这份感情你无需深晓,因为它与身份无关。

而你,只需和我一同前行。


评论(1)
热度(21)

© 南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