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懒。

关于

[叶黄]望南山


四月一日,阴。

窗外几株桃花含苞,半掩的瑰丽颜色把阴沉的天色也挤下去几分。空气里散着电报上淡淡的油墨味,叶修靠窗而立,目光遥遥而去。

喧嚣透过门传来,中间掺杂着个鲜明的熟悉声音,叶修侧耳听了听,嘴角带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叶修你这儿的兵能不能行啊!看见我的军衔都不放进来,你什么时候弱到要这么严封保护了啊?“

喧嚣未落门倒是先被大力推开了,裹着深色军服的人影匆匆冲进来眼看着就要往桌上蹦,这吵劲可真是一点没变啊!
叶修心里暗暗想着意思上前拦了拦以免自己的桌子惨遭毒手。

“哎我说,喝口水,安静会。“
没等眼前人开口说话,他率先抓了杯子往人手里一塞,叹口气接着开口。

“我知道你干嘛来了,大驾光临也不先说一声啊黄少天?“
“我靠,干啥,你不可能知道啊!“
黄少天维持着埋头喝水的姿势不变,一对本来就够亮的眼睛又瞪圆了几分,看起来像个炸毛的猫科动物。

叶修一抖军装,继续高深莫测的打量着黄少天,诡异的目光逼得黄少天背后一毛不禁退后了几步。

“蓝雨终于受不了把你丢出来了啊,我就说嘛,太吵了。“叶修痛心疾首的说道。
“……想受死你就直说。”
黄少天被堵的翻了个白眼,强忍住把手里连水带杯子丢过去的冲动。
“好了,严肃一点!”
叶修上前翻开桌上合着的电报,在某个位置屈指点了点,然后抬头直视着黄少天,“不止广州战况加急,轮回那边也吃紧了,窥涎着那片的人可不少。”

黄少天脸上的玩笑意味迅速褪去,眼底难得透出几分凝重。“现在已经不是剿匪这么简单的事了,那帮洋鬼子也有要动手的预兆,广州被各个势力围堵着。只怕要遭!”

叶修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反复想着最近的情报俯身在桌边摊着的地图写写画画勾出几笔,黄少天倒也不急,就待在桌边等着叶修规划完新的势力比。

叶修看了眼新弄出来的地图,冲黄少天伸出手。
“拿来吧。“
“啊?“黄少天有点愣。
“你以为我真相信你是来告诉我情报这么好心的?文州那只小狐狸我还不清楚啊?不就是借支援嘛。“叶修勾着唇角一笑,颇有随你借的大方模样。
“我…你知道还扯这么久,你就是在玩我吧!“黄少天怒了。

“年轻人,火气不要太大了,有损智商。“叶修拍了拍他肩膀,一溜得擦过黄少天肩膀捂着耳朵走了,留下黄少天在屋子里用语言思考人生。

时间还是太短了啊,叶修拐过个弯停下步子,背贴墙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下,目光落在吵吵嚷嚷的人影上,隐约带着柔和情感。

他倒是早就知道自己喜欢黄少天,闹腾的像个小太阳,私底下又锐利得像把剑,连带着他心里某些被冻起来的位置都暖洋洋的快要融开。
他看到过黄少天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不言而喻的默契,和喻文州偶尔冲黄少天看过去带着宠溺的眼睛。
感情这件事太复杂,而他心里装着的东西太多,比起在一起,现在这样才是他希望保留的方式。

何况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叶修笑了笑,摸出随身揣着的洋烟,点了根俯首衔着,火光垫在眼里形成一个隐晦的光圈。

四月二日,晴。

叶修习惯在早上靠着窗台慢悠悠处理公文,偶尔偷闲下去指导指导新兵。

可惜今天他一摞文件看了不到三分之一,就听楼下一个极其清亮的声音拔空而起,语速之快闻者震惊。

看样子今天处理文件这个事要交给别人了,叶修飞快理出重要的几份情报书,把剩下往边一堆,毫无心理压力的倾身探出窗户看新兵操练。

他的目光迅速梭巡过行列,最终定在队伍前腰杆笔直的人身上。
上午的阳光灿烂,黄少天没有带军帽,发梢被染的泛黄。从背影看过去,整个人如同一把犹带寒芒的利刃。
叶修眯着眼看了半晌,心里有些唏嘘。
却见黄少天身形一转,回头望向他,面无表情的抬手比划了一个中指然后又转回去继续喋喋不休的教导新兵。
叶修也没在意,顺着看过去,就看见了一群云里雾里的新兵,感情这半天他们一个字都没听懂啊!他没绷住,笑得打翻了窗前花瓶。

后来沐橙问起来这个花瓶的事,叶修面不改色的告诉她,去找蓝雨要赔偿。

四月五日,小雨。

清明时节雨纷纷。

黄少天打算在他军里留几天,说什么侦查友军情况,叶修也懒得管索性由着他去了。

虽然自己现在在嘉世的位置略显尴尬,但在没走之前,好歹也是安全的。

叶修看了看外面还下着雨丝的天,接过苏沐橙手里抱着的花,随手抽了件外套披着躬身下去拉被裤腿卡在中间的军靴。
等抬眸正对上姑娘带着担忧看自己的眼神,他下意识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回给安抚性的眼神。
叶修转身出门的时候却是略微恍惚了下,还记得原来那家伙安抚沐橙的动作就是这样,现在倒是被自己习惯了。

南山墓的土地被雨水浸湿,踩上去留下个明显的脚印。叶修轻门熟路的绕过几个低矮的坟头,慢慢步到一边的坟碑面前放下手里抱了一路的花,也不顾沾上泥水,撑着手随意就坐在了石碑边。

“今年我又来看你了啊,感动吧!可惜雨有点大,就把沐橙留屋里我自己过来了,你这种宠妹的人肯定不会怪我。“

叶修摘下军帽随手搭在怀前,雨水把他身上的军服打的透湿,连着发丝一块贴在身上显出精瘦线条。
叶修屈腿坐着,抬手撩了撩挡在眼前的头发,抖出根烟一抹脸上淌着的水冲身后的坟包晃了晃。

“抽根烟,不介意吧?“

他低声嘟囔着什么迅速咬上烟笼着火点燃了烟头,袅袅的烟雾隔在雨雾里弥散开来,叶修单手夹着烟仰头眯眼去看天。

汹涌的雨点从天上散落下来,像是流进了他眼里。

“还真有点想你了,嘉世啊,是容不下我了。”叶修换了个懒散姿势斜斜将额头抵上冰冷的碑面,口气满不在乎,身上却透着难言的疲惫。

“沐橙很优秀,他们不会让她跟我走的,而且这事我也没有把握,太危险了。”叶修又狠吸了口烟,烟味有些发潮,满嘴苦涩。

“人生嘛,还很长的。”他笑了笑,没接着说下去,只是转过头静静抽完了手里的烟。

黄少天在嘉士虐翻了一片新兵老兵,终于心情舒畅的准备回去休息。
拐到军营入口正撞上了回来的叶修,看着浑身湿透的叶修他敏锐的感觉到对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又说不上来什么地方不对,他顿了顿将梗在喉间的询问咽了回去,对着叶修难得沉默起来。

“怎么?被我们嘉世的新兵给虐了?”叶修笑。
“你闭嘴!”
“还真这么沉默啊,不会是假冒的吧?”叶修惊奇。
“我靠!你这是想单挑吗?!”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纵步上前扯着叶修衣领就要揍。叶修侧身避开揪过来的手,看着怒火中烧的黄少天,心里难得悸动。

“哎,你别动。”

他探出手环过黄少天的腰,手臂略微收紧,远远看去像是个拥抱的姿势。被他拢在怀里的黄少天却是一僵,惊得结巴起来,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老…老叶!你要干什么!”

叶修笑笑,在他背后轻轻一拥,然后泰然自若的站回原地。
他说,“你背后有个线头。”

黄少天不太相信,正想开口反驳余光注意到叶修被雨打湿的衣角,话在嘴里一转就变了味。

“你想抱就正大光明的抱呗。”刚说完黄少天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有时候语速太快也不是什么好事。
叶修一愣,颇有几分兴味的上下打量他。

“这可是你说的?不会反悔吧?”
“我说的,大男人言出必行!”

黄少天梗着脖子立马把退路给断了,正欲摆出一副英勇就义脸,就已经被大力拉入一个混杂潮湿与烟草气息的怀抱。

叶修扣在他后腰的手收的很紧,似乎想把他禁锢在怀里。

颈侧相贴的呼吸让黄少天颇为不适,但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抬手反抱住了叶修。

雨声沉寂,却打不破相拥两人间逐渐升腾的陌生气氛。

叶修略微偏过头,看到黄少天因为紧张绷紧的侧脸,指尖微动却只是又拥了一下随即放开退步同黄少天拉开距离。

黄少天却像有几分忧虑,开口就问,“战局已经紧张成这样了?你都觉得愁啊?”

叶修并指一拉军帽,气定神闲的开始绕圈子。
“是啊,你看嘉士兵力下降了多少。所以这次支援完了,跟蓝雨买军需的时候价钱减半怎么样?”
“……你当我瞎啊,嘉士正招兵兵力能少哪去!”黄少天额头青筋猛跳,强压着火气企图心平气和的和叶修谈论正事。
“那好吧,降两成总行了吧?”叶修坚持不懈。

黄少天最终还是爆炸了,炸得嘉世半个军营嗡嗡作响,据说从此给不少嘉世人员留下了心理阴影。

叶修看着黄少天怒气冲冲走开的声音,耸了耸肩,原本被风吹的微冷的胸膛似乎还残留着刚才拥抱的温度。

叶修低笑一声,也转身离开。

这个拥抱的含义,远比黄少天所感知到的要深远,但他还不想告诉他。
此刻他已经明确了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即使这条路会使他们短暂的分离。

但他相信,终有一天,这份感情将会明了。

tbc.

评论(2)
热度(37)

© 南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