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懒。

关于

[叶黄]望南山

前文请朝前翻。

旧年的脚步逐步加快,新年即将伊始。
各地战火依旧未平,外国列强境外虎视眈眈,国内内战不断。
所幸各地所属大多联手一致对外,战争也隐隐透出了结束的曙光。

而嘉世的接连几战却远不比他队来的光彩,叫人难以不同其初露锋芒时的强势作比,军队的领导者叶修也一同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对此其他军阀大头大多缄默其口不予评论。

十二月二十四日,小雪。

G城温度刚刚降下,却也仅是叫黄少天在外多披了件披风。
他骑着匹毛色锃亮的良驹雄赳赳的穿越街道,行走间带起一阵微风,登是威风凛凛。
一场战事刚过,喻文州稳压后阵,而黄少天一如把利刃切入敌人阵中,杀得敌人再无战意,出战的几队已然溃不成军。
如此佳绩,黄少天不免几分喜色路面,看头顶半落不落的雪花都有了几分欣然。

黄少天一路疾赶,身上仿佛还带着硝烟的气息,然而不等他歇息片刻,便有小兵慌慌张张的过来传话,说是喻文州要他赶紧过去。

黄少天逮着小兵问了再三,却只模模糊糊知道似乎同嘉世有关。他没由的心里咯噔一下,像是某种提前的预兆率先抵达了心口。
他转身朝指挥室奔去,鞋跟落地发出脆响,恍惚间如同什么东西在背后拼命催促着他。
黄少天带着喘息推开门,看见喻文州垂眸看着一封电报,表情沉静的看不出端淆。

他歇了口气,仿佛没有察觉到空气中的凝重般向喻文州咧嘴笑道:“队长,我从前线刚下来还没整顿就被你叫过来了,要是没有大事的话你可得请我吃饭安慰一下啊!”

喻文州却未接口,眉间似是遗憾似是无奈。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抬头看着他,声音却像隔在迷雾里听不真切。

他说,“少天,叶修出事了。”
“嘉世同日寇在H城边境发生了冲突,叶修领队,他只带了一队兵,而对方的兵力是他的五倍。”
“现在叶修下落不明,而嘉世那边……没有反应。”

黄少天难得一声不吭的听完了整个事情,却觉得一切荒唐如同玩笑。
他几乎的难以置信的反问道:“老叶带队跟别人火拼,还失踪了?队长,你不是和他一起合伙起来逗我吧,这可不好玩,我上战场前叶修还以公充私的发电报过来骚扰我呢??”

喻文州把手里的文件推给他,连带着还有一张火车票。他说,“你想看,就去看看吧。”

黄少天抓着火车票便出了门,一件行李都没有带,像个孤身赴战的勇士。

他抵达H市时天色已经泛黑了,H城正洋洋洒洒的飘着雪花。雪花接踵的落在他肩上,密密麻麻的垒起一层。
他默默想道现在叶修在哪,是否也面对着这么大的冬雪呢?
都说祸害遗千年,若是如此,叶修又怎么会轻易便销声匿迹了?
答案无从得知。

他从未像今日这般冷静而仔细的思考过他同叶修的关系。
就算彼此处于一个无比暧昧的状态,但谁都未逾越一步。不仅是因为对立的局面,更不是彼此性别的相同。
但是喜欢哪里是可以抑制的东西,这样炙热的感情在他胸口不断翻腾,然后将他的顾虑通通如糟粕挤开。
他尚且刚想明白,心思还未吐露,心绪牵连的另一段便已失了方向。

黄少天反复回忆着过去叶修对他的眼神,敏锐的捕捉到其中隐晦的温柔。
当时只觉百感交集,胸中思绪万千。却又觉得无话可说,难得沉默。

我中意他,非他不可。
他低声自语,眼神坚定,口中苦涩。

  

黄少天没有一腔孤勇的冲进嘉世阵营,而是在边界找了家旅店草草住下,一遍遍翻着探子传给他的消息。
字字触目惊心,他隔着文字都仿佛闻见了叶修同嘉世间激荡的硝烟。
是有预谋还是为难?如今已经不再重要了。

他想起最后见面时叶修给他的那个拥抱,想起那个似是而非的对白。
黄少天的心一寸一寸的沉了下去,像是浸泡在这场入冬的初雪中,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他丢下文件转了个身,重重倒在床上,拿胳膊挡住了脸。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却是幸运。

一月一日,晴。

嘉世公开宣布了首领叶修的死讯,并高调传出了嘉世高层转交给孙翔的消息。
这一消息刚刚传出便引起了轩然大波,各路消息通过不同的渠道传向全国各地。

有人遗憾,有人伤心,有人侥幸,有人无动于衷。

但大多数人尚且怀有希望,哪怕是一丝一毫没有确定死亡的消息,那都是能够突破死亡枷锁的缺口。

黄少天在H市逗留了一周,在不停晃悠间仿佛丢下了沉重心情的包袱,未等蓝雨在本地的探子把二次侦察的结果交过来,便动身回了G市。
喻文州观察着他的神色,眸中几分顾虑。
黄少天却是大咧咧的朝他一笑,念念叨叨的总结了此次H市之行,无疑例外的又把嘉世里里外外的槽了一遍。
评论刚完,黄少天意犹未尽地端起桌上茶杯一口气干掉还想继续开口。
喻文州捏了捏眉心熟练的将滔滔不绝的废话隔绝在思绪外,他朝黄少天一笑,语气婉转的开始下驱逐令,“既然没事,那你就快去休息吧,路上想也累了。”

彼时天光放晴,连日的荫翳被晴日击溃,天色湛蓝。

黄少天合上门,侧身对上窗缝漏下的阳光,他有些不适的眯眸避了避光,唇角却略微上扬露出若隐若现的尖尖虎牙。

他低声嘀咕着什么,像对远方故人的抱怨。
“靠,还不出来打那些人的脸,太不像你的风格了!”

毕竟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我们还需怀有希望。
不是吗?

四月一日,小雨。

嘉世局势紧张,一场叶修去职后的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而这一场大战,几乎吸引了所有上位者的目光。毕竟这一次大战中嘉世将透露出的战力,将直接影响到它在各路军系中的地位,以及它自身的号召力。
失去了往昔斗神的嘉世,是否能在新领首的带领下恢复往昔的荣耀?

彼此皆是拭目以待。

黄少天光明正大的借观察敌军实力的理由再次驻扎进了H市,可惜战局未开,而在嘉世原本关系较好的除了叶修便是苏沐橙,这一下来他反而落了个无所事事的局面。

他晃悠在嘉世不远处的繁华街头上,身上穿了身对襟的黑绸短衫,模样像是出来游玩的富家子弟。
淅沥的雨丝从头落下,黄少天一顿步左右寻思觉得自己不能在雨里淋着,索性一拉衣摆拐进了身旁的茶馆。
他随便找了个角落处靠窗的位置坐下,茶馆位置不大,却装饰的颇具雅趣。
黄少天捧着茶杯朝雕花木椅上一靠,目光扫过一圈后便懒洋洋窝着等随意点的点心上来,像只等待投喂的猫。

茶馆二楼有人对唱着苏州评弹,吴声侬语,弦声清脆。

黄少天侧耳听了半晌,唯一句“我怕你独对孤灯守寒窗。”听得真切。
情深何处?情深难处。
等待说来容易,却也难过。

他无心再听,对着一桌琳琅小吃狼吞虎咽,就像这些冒着热气的小吃能驱散他心中突兀泛起的酸涩。

馆门被吱呀打开,避进来一个拎着油纸伞穿着粗布长衫的人影。黄少天余光扫过一眼,却未在意,只一门心思放在手前定胜糕上。
他正吃得满嘴碎屑,突然察觉桌前多了一抹人影。
黄少天没有抬头,只含含糊糊的说道:”这里有人。“
阴影却未挪走,他耳畔传来了椅子挪动的声响。

黄少天眼神一厉,右手已不动声色滑向了腰间枪匣。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道熟悉声音,带着一贯的轻漫笑意。
”诶哟,这吃相可真不怎么样。“
黄少天目瞪口呆的抬起眼,看见叶修撑着下巴坐在他对面,笑的满脸嘲讽。

叶修脸颊瘦削了几分,下巴上胡茬未刮,看起来多了几分憔悴,但眼神却是明亮,一如斗神的傲气。
他边面露无奈的屈指帮黄少天擦掉碎屑,边压低声音嘲道“松手,什么地方还想动手啊?”
黄少天脸上带着大写的懵逼盯了叶修足足一刻,回神后第一反应就是捏着叶修脸朝两边拉。
叶修猝不及防被捏个正着,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黄少天默默收回手,瞪着眼仿佛是只过电的猫科生物。

“我靠,这手感好逼真啊!真的假的,你真是叶修?”
叶修几乎被他整到没脾气,摸着自己被捏的泛红的脸叹道:“不是真的还能是假的不成?还是你还想怎么验证?”

黄少天咧咧嘴,二话不说揪着叶修衣领便亲了上去。
叶修先是一愣,接着捏住他下颔便激烈的反吻回去。
彼此口舌交缠,像是将压抑的情感统统通过这个吻传递给对方。

叶修眯着眼去看黄少天,看他被亲到脸上泛起薄红,心中略一估摸后以轻吻唇瓣结束了这一吻。黄少天尚且喘着气,炸气的毛还未被抚平。

他愤然道:“老叶你太没节操了!怎么这么熟练!啊!!”
叶修回他高深莫测的呵呵一笑,”我无师自通啊。“

等出茶馆时,叶修不动声色的摸上黄少天的手心,复而紧紧扣住。
黄少天耳尖一红,却是同样扣紧了他的手。

彼此心绪相贴,再无这般柔软之时。

他俩并列而行,临走时黄少天略微转头看过一眼细雨洗涤后的H城。
这座历经战火的古城依旧寂寞的矗立,将它无声的目光投注在每个人身上,又或者,成为了一段感情的见证者。

黄少天笑了笑,牵着叶修一路朝前走,再不回头。

良辰美景,当真美景。

仅因你在。

fin.

就是一个拖了很久的坑,甜食,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24)

© 南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