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懒。

关于

夜莺与玫瑰。

这是关于我的故事。

第一页。
玫瑰的幼芽刚刚苏醒,夜莺自窝里小心翼翼探出头来,等候母亲觅食回返。
而我,要枕着春光小歇片刻。
我的披风被途经的荆棘划得破烂,鞋边沾着泥巴。帽子兜满灰尘,眼底却盛着星光。
我怀揣着满腹诗歌,我是个落魄的吟游诗人。

她呢?一位误入其中的读者。
她坐在柔软的床上翻开了书,心无旁骛的像位虔诚的祷告者。
"你会是什么样的?"
我远远抱臂观察这个不具威胁的生物,心头好奇蠢蠢欲动,如同初次看日出般战栗不已。
我决定观察她。

第十页。
她真是位善于寻宝的探索者,她发现了我的旧日礼扎。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我已经不记得了。
她轻抚泛黄的书页,轻声念了出来。低语顺着微风漾开涟漪,像大提琴震颤不休的琴弦。
"我遇见了一头龙…"
啊,那真是个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我遇见了一头龙,它沉默匍匐在隧道口,蜿蜒的背脊像嶙峋的山脉。
我没惊扰它,两个带着故事的旅人相遇,是不会问彼此来路的。
又或者是当晚星空太美,万物都缄默。

它突然开口说道,"北边的桃花开了。"
本来我还未在意,却似嗅见一股袅袅的清淡花香。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发现它正看着北边。
如果没有想等的人,会这么敏感于花是否开放吗?

我低笑了声,松下心神懒懒盘膝坐于它身边,仰首同它一起眺望。
"花期很短。既然花开了,为什么不去看看呢?"
却看见它疲惫的半阖着眼,金黄的龙眸缓缓黯淡下去,像将要熄灭的灯。它长长叹息了一声,给我看它已经萎缩的四肢。
"可是我,就要开始工作了。"

我还是听完了它的故事,它不像童话里那些穷凶极恶的龙,没有被抓走的公主,也没有闻询而来的王子。

它只是一头个头有点大的小龙,连毛毛虫都不敢踩。
可它遇见了一位公主,她眼中熠熠生辉,像燃着一捧火。她勇敢而骄傲,有把属于她的佩剑,还会帮它取下掉在他身上的毛毛虫。他们一起生活了很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直到公主的国家开始打仗,她拿起了剑,走上了战场。
而它,它怎么能看着它的公主陨落在那些冷硬的刀剑下。于是它展开遮天蔽日的龙翼,在冲天的战火里向人们愤怒的喷出一口龙息。

两国休战了,惊惶的人们举起战旗,同仇敌忾的对付当人人诛之的恶龙。

"她放走了我,我不能再出现在那里了。
她也走了,她要去寻找她的力量。"

"她说,等桃花开了的时候,她就会回来了。"它眼里闪烁着还未熄灭的期翼,当提到公主时我隐约窥见过去的影子,仿佛那头小龙还隐秘的生活在它身体中。
"我要有很多金子,让她能像以前一样生活,那样她眼睛又会很漂亮了。"
"所以我要去工作了。"

"如果她在等你呢?"它没说话,留给我佝偻的背影。

我不知道它最终是不是去了北方,也许它终于张开快要腐朽的翅膀,不再疲惫的奔波于隧道间。他落在了那个山头,桃花正纷纷扬扬落下花雨。
那位公主靠在树上,怪它来的这么迟。

我只把包中的一朵桃花留给了它,那是以前偶遇的魔法师送我的纪念品。
魔法师失去了她的双眼,像在寻找什么人。

而这朵桃花永远不会凋谢。

第二十页。
她画下个歪歪扭扭的小人,披风看不出颜色,头发乱的像稻草,眼睛像个调色盘。
只有脸上的笑容有那么点人模人样。

我抿唇端详这幅画,心里有点无奈还有点气,她甚至给我画上了一支羽毛笔!拜托,我是诗人也不用这么风骚的笔啊。
却听见她说,诗人我画出你啦。这点情绪便迅速烟消云散,我不动声色收起画藏好,不给任何人看。
这可是我的第一幅肖像。

第三十页。
花园中玫瑰开了,她采下开的最美的一朵夹进书里,冲我露出无忧无虑的笑脸。

"桃花开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但玫瑰也很美。"
可我分明看见她藏在背后的手上滚落血珠。
一瞬间我都要蛮不讲理的抱怨玫瑰的刺为何如此尖利。

这个女孩,她终于根深蒂固的落在了我心里。

第五十页。
她低垂的眼睫在阳光下轻颤,像米迦勒垂下的羽翼。
纤细的指尖轻触书页。
她眼中藏着世界上最纯净的湖泊,偶尔泛起波澜,汇成一片惊心动魄的蓝。
我隔着书页同她指腹相贴,心里突然微微一动。
我想我爱上了这个姑娘。
这个认知让我心口的小鹿吓得半死,比碰见凶神恶煞的亡命徒都令人惊慌失措。
于是我选择了落荒而逃,处理这突如其来的悸动。

夜莺在树上叽叽喳喳开了小会,然后探头探脑的问道:"诗人,诗人,你怎么这么忧伤?"
我坐在树下,埋头于膝上久久沉默。

乌云翻涌而来,雨滴滚落树叶,砸在我脸上,淌下如泪痕。
我悲哀的承下这份羁绊,仅想着割舍便疼的肝肠寸断。我惶惶抬眼看着行将落下的暴风雨,再次开始无可救药的想念她。
然后在来势汹涌的雷声中音色嘶哑,含一口将咽不咽的苦果。

"我与我爱……相隔山海。"
"而山海,不可平。"

第五十五页。
暴雨连下了一周,万物都浸满了水,带着潮湿的气息。
我很久没见到她了,心口像被藤蔓细细密密缠了个结实。

第七十五页。

"诗人,如果你真的存在就好了。"

第九十九页。
还有一页这个故事就要结束了。
那只笔躺在我的行囊里,我想写下最后一行诗,却迟迟落不下笔来。
她夹在书页的玫瑰已经散了,我偷偷拾了其中一瓣。
它的花边泛黄,将要枯败。
我仰身靠在树上,捂着那片花瓣慢悠悠吹了个破音。

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山头,天幕被浓烈的火烧云燎的火红。
我眼里的群星陨落,他们划下黯淡的光痕,然后消散成宇宙中的微原。
像要给心里那点无疾而终的情感一场盛大的葬礼。
我捏着掌心已经破碎的花瓣,突然失声痛哭。

我的衣角破烂,长发竖起。
我是个流浪诗人,作为主角,我爱上了我的读者。

第一百页。

"求求你,请不要合上这页书,我不想死。"

End.

你认识我,却不知道我。
她合上了我的书,而活在书中的我即将死去。

评论(1)
热度(2)

© 南冠 | Powered by LOFTER